文艺老兵麦苗

          作者: 郭涵
          字体:
          时间:2011-01-19
          来源: 本站原创
          关注:1212050

           WWW新疆文学网

          “胎儿”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制造了蓄谋已久的卢沟桥事变,侵华战争的大幕拉开了。“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难的时刻,由此,抗日战争的烽火熊熊地燃烧起来了。那时,山西省曲沃县有一个刚满13岁的回族小学生买长祥(后更名为:麦苗,乳名“胎儿”),受到了当地抗日救亡运动宣传的影响,心中燃起了抗日救国的烈火,与几个小同学一商量,背着父母和家人,就投奔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里去了。
           
          009.jpg
           
          他们找到部队后,决死三纵队领导一看他们是小孩子,就劝说他们赶快回去。既然来了,他们说什么也不想走了。部队领导把好话说了一大箩筐,劝他们回去,可一点作用也不起,他们就是“赖”着不想走,就是一心想抗日,想打死日本鬼子。好在他们会演节目,部队也正需要这样的人才,就他们留了下来,编入了三纵八总队第三连(青年连)。
          入伍后不久,部队领导决定从青年连中选拔了包括麦苗在内的十余名娃娃兵组建起“儿童剧团”。
           
          054.jpg
           
          经过短期培训后,儿童剧团首先奔赴山西省翼城县进行宣传演出。他们结合当时的形势自编自演了舞蹈、歌曲演唱、器乐演奏和戏剧《张家店》、《亡国恨》、《放下你的鞭子》等文艺节目。演出受到了当地军民的热烈欢迎,起到了宣传群众的良好效果。1938年2月,剧团更名为“前哨剧团”,从领导层到文艺演出多方面进行了调整和加强。随后,他们又到了山西省运城县,演出了具有现实意义的新剧目,使当地群众大开了眼界,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运城报纸连篇报道了演出情况和当地广大观众的强烈反响情况,这引起了部队领导的高度重视。1938年4月,决死三纵队首长决定将前哨剧团调归纵队政治部直接领导,名称仍为“前哨剧团”。此时,剧团里的全体文艺战士都非常高兴,麦苗小朋友也感到特别高兴。此时此刻,他深深地感到了自己作为一名前哨剧团的文艺战士是多么的光荣,更对革命事业充满了信心。
           
          042.jpg
           
          有了革命的激情,才会有革命的行动。麦苗的革命激情非常高涨,在剧团里表现得特别积极,各方面进步都很快。他把自己的理想和革命事业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决心用文艺演出宣传群众,打击日本侵略者。领导也很重视他,有意识给他压担子。经过一年左右时间的锻炼后,他便脱颖而出成了剧团里的文艺骨干。他不仅担当起了合唱队的指挥,还是一个很不错的舞台演员,同时还兼作舞台灯光工作。在剧团里,饰演“日本鬼子”的角色,几乎被麦苗和他的同学加战友张风一两人包揽了。他俩在舞台上扮演的“日本鬼子”形象得到了观众们的共认,栩栩如生,活龙活现,把日本鬼子的凶恶、残暴的本性都演出来了。广大观众看了之后,对日本法西斯强盗产生了无比的憎恨。
          有一次,麦苗在《张家店》剧中饰演了日本鬼子兵之后,还没有来得及卸装就到开饭的时候了。由于当时的碗筷不够,麦苗同志就去到邻近的老乡家借。一走进一家老乡的院里,他就大声喊道:“老乡!老乡!”这时,一位老大娘便从屋里走出来了。当她定眼一看是个“日本鬼子”,顿时怒火冲天,转身跑到了屋里,抓起一根大木棒就向麦苗追打过来。麦苗懵了,知道情况不好,可一时也解释不清。好汉不吃眼前亏,他拔腿就跑,一口气跑回了剧团驻地。大家听了他的诉说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都哈哈大笑起来。有人指着麦苗说:“谁叫你真像日本鬼子呢?日本鬼子坏透了,老百姓恨透了!该打!该打!哈哈哈……”
           
          064.jpg
           
          前哨剧团的团旗色彩很鲜艳,图案也特别吸引人注目,同志们每次望着这面团旗时都从内心里感到无比的自豪。1938年9月下旬,剧团突然接到了纵队首长的命令,要求前往晋西的第二战区行营吉县进行文艺演出和宣传活动。前哨剧团在游击十支队的护送下,顺利的通过同蒲铁路和汾河两道日寇封锁线,进入吕梁山区。行军途中,麦苗和战友们胸前缀着绣有“前哨”字样的布制团徽,在鲜艳的团旗引领下迈着坚定有力的步伐阔步前进着。部队走过了一村又一村,越过了一镇又一镇,大家还一边走一边引吭高歌:“吹起小喇叭,嗒的嗒的嗒,打起小铜鼓,得是得是咚,不怕我们年纪小,我们勇敢把敌杀……”展示出了少年英雄们的勃勃英姿。沿途他们还化妆进行宣传、写标语,晚上在部队驻地演出,场场都在5000人以上。一时间轰动了吕梁大地,大大鼓舞了当地军民抗日的士气。他们一路行军一路宣传,用歌声、演出等各种手段及时宣传群众,唤起了千千万万民众奋起抗战的决心和信心。
           
          026.jpg
           
          他们经过数日的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了第二战区行营。没顾得上休息,就立即搭台布置进行文艺演出。军民观看了演出后,连声赞扬这些娃娃们演得好。1938年,是第二次国共合作时期,二战区的司令长官是阎锡山,副长官是朱德总司令。在一部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历史丛书《山西新军决死第三纵队》书中,有这样一段记载:“‘前哨’曾有多次为二战区指挥机关和国民党部队演出,作统一战线工作,赢得了赞誉。剧团也派出韩林波、张风一、麦苗等小代表,向阎锡山汇报敌后斗争情况。‘前哨’小青年们在这些大官员面前对答如流,向他们宣传根据地军民打击日军,保卫家园的英雄业绩,阎锡山赞不绝口勉慰有加,刘戡为拉‘前哨’小青年到九十三军去工作,曾指令其下级,向‘前哨’青年诱以尉官军衔,都遭到拒绝。在二十七军演出时,范汉杰和其政工处一些人反动气焰嚣张,墙壁上遍贴反动标语,交谈中满口‘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口号。麦苗等小同志,沉着应答,口若悬河,对他们晓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大义,劝他们处事做人,应以抗日大局为重,时而夹着一些尖锐抨击,使这些人张口结舌,又不得不服:‘决死队有人才,怎么训练的?’同时,也争得了一些正义军官的同情和向往,来交谈的和通信息的不少。”麦苗他们就是在这种严峻的斗争中,由一个孩子,逐渐成为在政治上成熟的革命文艺战士。当时,朱德总司令也来到了第二战区,他听了汇报后高兴地赞扬说:“前哨剧团来此演出很好,非常成功。今后,我们要运用文艺武器多宣传前方部队英勇杀敌,军民团结,共同抗击日寇的战斗精神和英雄事迹。”就在这次演出后,诗人光未然满怀激情地为“前哨剧团”写下了:“不怕我们年纪小,我们战斗在前哨,用戏剧的武器,把日本强盗打倒;用钢铁的歌声,为民族解放而怒号!”的团歌,后来成为作曲家的邬析零当即为这首词谱写了气势昂扬的曲谱。从此,《前哨剧团团歌》像壮丽的诗篇,日日夜夜回荡在敌后抗日根据地,歌声激励着青年文艺战士,向前,向前,再向前!并不断取得了一个又一个新胜利。麦苗同志也在这样的火热时代里锤炼、成长起来了。
          1940年百团大战后,部队奉命急行军前去执行新的任务。途中要翻越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坡陡路险,崎岖难行,上下约六十余里,又荒无人烟。当时,正值大雪纷飞,气候十分寒冷。剧团为了做好行军鼓动工作,由辛鹰作词、麦苗作曲,连夜赶写了《青年要学董政委》的歌曲,到各个部队教唱。他们还随即编排了一些短小精悍的节目,在山路上搭起了“鼓动棚”为行军队伍演出。在部队还没有出发前,麦苗他们就去打前站,做好了演出的准备工作。当部队正在艰难地爬山时,他们就开始起劲的演唱,锣鼓齐鸣震天响,为部队加油打气。快板响起来了:“同志们呀,快加油,小窝铺上杀了一头牛,走得快了吃牛肉,走得慢了啃骨头……”战士们听了哈哈大笑。顿时,部队的气氛活跃起来了,战士们精神振奋了许多,爬起山来也显得格外有劲。当最先爬上山顶的队伍经过麦苗他们身边时,有许多战士伸出大姆指对着麦苗他们笑着喊道:“鼓动棚,真是好,你们大家辛苦了!”麦苗他们听了心里热呼呼的,笑逐颜开了。
          1941年4月,麦苗同志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1年9月18日,一二九师举行全师运动大会,同时,也召开全师模范党员、模范干部、模范青年表彰大会。决死三纵队前哨剧团的麦苗和田地同志作为被选出的模范代表参加了这次会议。那天,麦苗的心情特别激动,心里一直嘭嘭地跳着,让他既高兴又难忘。田地同志被点名上台领奖了,紧接着有人喊道:“麦苗上台领奖!”
          这时,激动万分的麦苗稳了一下情绪后,快步奔上了授奖台。他首先向邓小平政委敬了个军礼,然后双手恭恭敬敬地接过了奖品。邓政委当即问道:“你是叫麦苗吗?”
          麦苗同志立即回答:“是,我叫麦苗!”
          邓政委又充满诙谐而又一语双关地笑着说:“好啊!麦苗长在田地里。”
          麦苗听后笑着走了下去,心中却有疑团:麦苗就是长在田地里呀!他笑了笑就走了下去。但他仔细又一想,麦苗只有长在田地里才能茁壮成长,才能籽粒饱满。这句话意思深着呢。后来他终于明白了,那是告诫他不要脱离群众,不要脱离实际,永远和老百姓在一起,永远为人民服务。这句话让他记了一辈子。
          麦苗在战争年代的故事讲也讲不完。
          1942年1月-1943年1月,为了培养和造就人才,麦苗同志被派往太行山鲁迅艺术学校学习。1943年1月-1943年5月,任命他为晋西北鲁迅艺术分院(后改为西北文化服务团)分队长。1943年5月-1945年,麦苗又被任命为吕梁三专区湫水剧社音乐干事。1945年-1947年,麦苗担任吕梁区党委吕梁剧社音乐组长。1947年-1948年2月,麦苗同志在吕梁第十中学任音乐教师。
          麦苗同志是父母亲最小的儿子,父母亲非常疼爱他,就爱称他叫“胎儿”这个乳名。为了抗日,麦苗不辞而别,家里所有的人都给急坏了。特别是他的母亲,经常在“胎儿,胎儿——”地到处找着喊着,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就是不见胎儿,也听不到他的一点音信。于是,她老人家便急得茶饭不思,长夜难眠。天天盼儿归,月月盼儿归,年年盼儿归……几年后,麦苗的母亲再也忍不住了,就骑上毛驴只身沿着黄河上下游去找儿子。她东打听,西打听,就是没有打听到有关她儿子胎儿的消息。但她并没有灰心,还在继续寻找。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天,她老人家终于打听到了儿子的下落了。她在别人的指点下找到了儿子曾经待过的部队。战士们根据老人家描述的情况,判断麦苗(即:买长祥,来部队后就更名为麦苗了)就是老人家要找的“胎儿”。不巧的是,麦苗所在的部队已转移,去别处执行任务了。在一段时间里,大家再也没有见到麦苗,也没有听到他的任何消息。于是,部队首长告诉她老人家说:“你的儿子不在这儿,他走了!”
          老人家误解为这是个不幸的消息,彻底绝望了……
          她回到家乡后,逢人便说:“毛主席说,‘胎儿’走了!”(老人家把部队首长视为 “毛主席”)她说这些话的时候,眼里总是充满着悲伤和自豪。悲伤的是她失去了一个乖儿子;自豪的是她的儿子是为打日本鬼子,是为国家和老百姓而死的,死得值!但无论如何,胎儿没了,她心里总是有抹不去的伤感,时不时地总是要向人们诉说、唠叨,把有关胎儿的事讲了一遍又一遍,也算是聊以自慰吧。
          实际上,她的儿子胎儿并没有死。1946年元月,麦苗与吕梁剧团里一位名叫李毅的漂亮汉族女演员结为伉俪。1947年,根据组织上的安排,他们夫妇二人被派往吕梁第十中学。妻子由于年龄小就继续上学,麦苗当上了音乐教师。虽然在学校里工作和学习,但他们依然享受着供给制,组织上还给他们发军装。
          就在这年,麦苗决定,去学校上任前先回家看看,因为学校离家只有三十来里地。从他离家从军后有十年没回过家了。
          麦苗携妻子李毅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当麦苗敲响院门后,开大门的是麦苗的二哥买长禄,他认出了弟弟,麦苗叫二哥先不要声张,不要告诉娘自己回来了,给老人家一个意外的惊喜。麦苗他们来到了屋里,坐在母亲的对面,他说:“大娘,我们路过此地想讨碗水喝,行吗?”老人吩咐老二去弄水。
          麦苗多么想立即就与母亲相认,叫一声“娘!”,但他还是忍住了。麦苗和妻子坐下来慢慢地喝着水。老母亲见了这两位军人就触景生情了,不由自主地就讲起了自己的小儿子胎儿的故事。告诉他们自己的小儿子也去参军抗日了,自己曾去队伍上找过他,可毛主席说,自己的小儿子牺牲了。说着说着,母亲就不由自主地又流下了眼泪……
          等母亲把故事讲完后,麦苗就望着母亲问道:“你看我是谁?”
          麦苗的母亲端详着麦苗说:“你是解放军呀!”
          麦苗说:“是的,我是解放军。但我就是你的胎儿!你儿子。我没死,你去找我时,我被派出去上学了。这是你的儿媳妇,叫李毅。我们现在在吕梁十中,她上学,我当教员。”
          老母亲听了这话后半信半疑地问道:“你是胎儿?是真的吗?”因为,老人家记忆中的“胎儿”是个十二三岁的半大孩子,调皮淘气的小家伙。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事,真不敢让她老人家相信!
          麦苗扑到母亲身前,放声叫了一声:“娘!”并让老人仔细辨认自己,肯定就是自己的儿子在眼前。同时,麦苗把自己怎样离家,怎样去当兵,又怎么转战到各地的情况大概说了一遍,还回忆说起在家里时的事情,问遍了亲友的近况。母亲听完后相信了,她激动地说:“对,你真是胎儿,都这么大了!我的胎儿,娘想死你了。你走了之后咋不给家里来个信?”母亲一边说着一边高兴地擦着满面泪水……
          儿媳妇赶紧说:“那时还没解放,不能写也不敢往家里寄信啊!”
          1967年,麦苗的大儿子麦粒回了老家曲沃,奶奶和孙子睡在一个炕上,奶奶给孙子讲述了许多关于“胎儿”的往事。每一个故事都真实感人,让麦粒听得入了迷,时而哭,时而笑……
           
          进疆前
          1948年年初,麦苗同志又重新调回到部队,在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独四旅(后为二军四师)文工队任政治指导员。这一次,他是作为部队急需的文艺人才和同他在一所学校教学,擅长写作的语文教师陈岗,及自己的夫人李毅一起调来的。陈岗同志担任了文工队队长,与麦苗同志成了黄金搭档。他们从部队各基层连队抽调了一些有文艺专长的人,其中有田歌、吕少堂,还有他们原在学校中能演会唱的学生作为骨干,组成了四师文工队。陈岗同志能写,麦苗同志会谱曲,二人配合得非常默契,创作了大量的好作品,还排演了流行边区的一些传统节目和不少自己编写的剧目。很快把这支文艺新军培养起来了,文艺节目搞得有声有色,形成了一种无形的战斗力量。
          他们在当年瓦子街战役后的“新式整军”运动中,就演出了不少节目,还随军转战,在行军途中说快板,在阵地上演活报剧,积极宣传,鼓舞士气。还兼着抢救伤员,教育俘虏等工作,发挥了重要作用。
          陈岗同志写的《玉兰姑娘》剧目,麦苗同志谱了曲,由李毅来主演。节目一亮相,就引起了轰动,受到了战士们的热烈欢迎。以后,陈岗、麦苗合作创作了不少说唱、歌曲、剧本,但他们随写,随演,随丢,战争时期的东西留下的太少了。后来曾经创作过长篇小说《保卫延安》的著名军旅作家杜鹏程在当时作词,由麦苗同志作曲的行军战歌《奋勇前进》,一直流行在部队中,高扬在进军新疆的征途上。
          1948年夏,部队待命驻扎在陕西省宝鸡。麦苗和战友们正做着解放新疆的准备工作。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宣告成立了。为迎接这个伟大时刻的到来,在麦苗同志的带领下,他和战友们加班加点赶制了四把小提琴。因为他就是拉小提琴的,懂得其结构。10月1日那天,麦苗同志和同志们手握新制的小提琴,肃立听着广播里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同声奏响国歌,用兴奋、激昂的琴声表达着他们对新中国诞生的衷心祝愿。
          1949年10月,麦苗同志就随着大部队进疆了。《奋勇前进》的战歌伴随着西进的部队响彻在征途中。在浩浩荡荡的先头部队最前面的汽车上,还竖立着由麦苗同志精心绘制的大幅毛主席像,指引着大军向着新疆挺进,挺进。
           
          新中国,新天地,新生活
          新中国成立了,新疆和平解放了,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走社会主义道路,建设社会主义的各项任务非常艰巨,又十分漫长。麦苗进疆后奉命先到了喀什。1951年-1952年,他被任命为驻南疆的二军四师政治部文化科科长。当时,新疆的经济和各族人民的生活与文化水平都十分落后、贫乏,开展文化艺术工作困难重重。麦苗深知任重道远,他总是保持着乐观主义精神,满怀着革命热忱,知难而进,想方设法克服各种困难,不断取得新胜利,为新政权的巩固尽力做好自己的贡献。
          1952年年初,麦苗同志响应党的号召,主动申请转业,去支援地方的文化艺术工作。他先在南疆区党委地方干部训练班一中队担任政治指导员。1953年在南疆区党委宣传文艺科担任科长。
          麦苗同志凭着以往积累的工作经验,首先对文艺团体进行调查摸底,再着手进行整顿组合。把原来散兵游勇的文化艺术团体组织及民间艺人收拢起来,择优录用,并统一进行专业培训。
          当时,喀什没有一个正规的文艺演出团队,麦苗同志向上级提议:成立喀什地区文工团。批文中肯定了他的建议,并确定由他来亲自负责筹办。按照摸底后制定的方案,以原喀什俱乐部为主体,召集吸纳了能拉会唱、能歌善舞的民间艺人,和十二木卡姆的演唱艺人共计193人。
          当时,麦苗同志手下没有一个兵,对开展工作非常不利。他当即向南疆区党委书记王恩茂同志反映这种情况,要求组建自己的基本工作队伍。后经过协调从南疆军区文工团调来了段蔷等两位同志,组成三人工作组进驻南疆俱乐部(后为喀什文工团)。
          麦苗同志带领的工作组,发现了不少亟待解决的问题。他们意识到要培养少数民族民间艺人,首先就要从基础训练开始。为此,麦苗同志指派段蔷为“客座教授”,负责举办各类培训班,专门培训民间艺人、青年演员及文艺干部,给他们传授多方面的文化艺术知识。通过培训,那些不识谱只能靠耳听眼看去模仿学习的艺人们,逐渐对文化艺术理论知识有了一定的了解。后来,许多经过培训的人员,被充实到了各个文艺团体,成为艺术骨干或领导干部。他们为后来的新疆文化艺术事业的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麦苗同志的领导下对民族乐器“艾捷克”进行改造的工作。他在喀什工作时,和段蔷探讨并发现流传于南疆民间的乐器——艾捷克既有优点也有缺陷。这种乐器虽然音色比较特别,但音量小,是一件不入主流的乡土弦乐乐器,登不了大雅之堂。于是,他们研究决定,由段蔷具体操作对艾捷克进行改造。艾捷克原来的共振膜是由驴皮做的,效果不好。麦苗同志提示,借鉴二胡用蛇皮蒙膜做第一层共鸣膜,再在琴壳面上加一层同板胡一样的三合板,形成两个共振箱。把原来的羊肠弦改为了小提琴钢丝弦。为解决琴弦对板面压力过大的问题,又在木面下加了一根音柱。这样,经过改革的艾捷克,共鸣洪厚,音色更具特色,其音律排列也是按照国际十二平均律标准去设制的,并保持了原来把琴竖在腿上演奏的姿式。迄今为止,这种改造后的乐器已经使用五十多年了,成了可与西洋小提琴相媲美的新型民族乐器。后来,他们又改制出了弹拨乐器低音热瓦普。这两种乐器的改革,可谓新疆民族乐器革命的先河。
          1953年,麦苗同志带队参加新疆省首届文代会时,让这两把改造后的新式艾捷克首次正式登台亮相了。由段蔷指挥用艾捷克首次演奏了十二木卡姆两首曲目,在当时产生了很大的轰动,自治区领导也为之振奋。
          主管抢救木卡姆工作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以后,为了加强自治区党委宣传部文教工作,上级把麦苗同志从南疆喀什调到自治区党委文教办公室,任副主任,主管文化,加强对十二木卡姆的收集、整理工作。
          1958年-1966年,麦苗同志调任自治区党委宣传部文艺处处长兼自治区文联党组副书记和自治区音乐家协会副主席。1966年-1986年,麦苗同志担任了自治区文化局政治部副主任。以后,就调任自治区文化局(厅)的副局长、副厅长直到离休。
          1951年-1956年,在时任新疆省副主席的赛福鼎·艾则孜同志的建议下,引起了国家对抢救十二木卡姆工作的高度重视。政务院总理周恩来同志指示文化部着手去完成这项工作。之后,指派了大学毕业后刚参加工作的万桐书及夫人连晓梅等同志组成了专家组携带有关设备(1951年携带钢丝录音机进疆,1954年要来了磁带录音机等),对吐尔迪阿洪(是当时惟一能全部演唱十二木卡姆的大师)演唱的十二木卡姆全部套曲进行了抢救性录制。这项录制工作结束不到一年的时间,吐尔迪阿洪大师就去世了。他的去世为演唱十二木卡姆艺术留下了空白。好在他的演唱已全部留存了下来了,否则的话,就会留下永远的遗憾。因为十二木卡姆只是世代口传文艺,艺人们只是一代又一代口口相传的,在此之前没有留下任何形式的记录。传承人没有了,这项艺术也就消亡了。这说明抢救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但必要,而且还十分紧迫。在这种情况下,自治区党委就调任了文化艺术方面有专长的专家型领导麦苗同志主管维吾尔木卡姆的挖掘整理工作。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 

          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939号

           技术:果树巷
          乐橙lc8旗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