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胡杨林

          作者:董立勃
          字体:
          时间:2010-10-14
          来源:本站原创
          关注:1213230

              每个生产连队都会有一块这样的空地,叫操场。上面别的东西可以没有,一口钟一定要有。一般是拖拉机或马车轮子的废钢圈,一敲当当当当地响,明亮得像阳光,不管人呆在哪个角落,它都能一一通知到。 nnn新疆文学网
            这口钟,一天里会在不同时辰响起。声音一样,可内容不一样。头一次响,天边刚有一点白,叫大家起床。再响,大家会从大大小小房子里钻出来,站到钟前面,面向钟。钟不说话,钟旁边一个人说话,好像在替钟说话。听完话,每个人知道了这一天自己要忙的事。日头到了天中间,钟再响,大家会放下农具,拿起筷子和碗,去大食堂吃饭。吃完饭,再听到钟响,就又去干活。到了天黑,连飞鸟走兽也回窝了,钟才喊地里的回来。吃过饭还不能马上睡觉,那口钟不让睡,它还要召集大家开会。操场上点几盏马灯,照出一片乱乱的人群。大小事情,会在这个时候,让大家明白。 nnn新疆文学网
            好像在这个地方,这口钟比雷队长还要厉害,谁都要听它的。没人敢不听它的安排。 nnn新疆文学网
            操场四周是一排排房子,像人一样列队站立,只有大小高矮差别。每一堵墙,都是用土坯和草泥垒砌而成。一溜的门儿全是向南开合。每一间的房顶上,竖着一个方形烟囱,一到冬天,冒出的烟,是一色儿青蓝。 nnn新疆文学网
            房子里住着各个地方来的人,他们来了,主要做一件事。把一片从来没有长过庄稼的地,开出来种上小麦、玉米和棉花,让它长出庄稼。春天耕犁播种,夏天浇灌锄草,秋天就把成熟的东西收到了大晒场上。像是男人娶女人,主要做一个事,是把种籽撒进女人肚皮里,一样经过从冬到秋,看到一个孩子生出来,才松一口气。地也和女人一样,知道累,收获过后的样子看起来好困乏,连老天看到了,也怜惜起来,从天上铺一床大的无边的棉被,盖在了地的身上,让辛苦的土地可以暖暖和和地睡一觉。 nnn新疆文学网
            女人生过孩子要休息,土地收了庄稼也要休息,可那些没生孩子的女人,还有永远不会生孩子的男人们,就没有道理也要休息休息。冬天是农闲的季节,可种地的人知道人闲一冬,地就会闲人一年。想来年还有个好收成,冬天也一样干活。 nnn新疆文学网
            那天,刚下了头一场雪。大家听到钟声,从四面八方来到操场上。天还不冷,踩到鞋子上的雪,一会儿化成水泥点。雷队长说,同志们,我们还得干活。一些同志要积肥运肥,另一些同志,要去修水库。 nnn新疆文学网
            接下来,雷队长念了一串另一些同志的名字。 nnn新疆文学网
            其中一个名字叫张井才。 nnn新疆文学网
            听到张井才这个名字,张井才身子动了一下。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回过头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人。 nnn新疆文学网
            那是个女人,叫阿玉。 nnn新疆文学网
            阿玉样子看不出变化。雷队长一开始念名字,她就想到会念到张井才。不是瞎猜的,也不是有谁先告诉过她。好多事情,会怎么发生,女人能先感觉出来。 nnn新疆文学网
            张井才是阿玉的丈夫。阿玉是张井才的老婆。两个人在自己开的一块地里,种出了一棵苗。他们给这棵苗起了个名字,叫二宝。 nnn新疆文学网
            二宝刚四岁,有点记事,可还不懂事。 nnn新疆文学网
            开会是大人的事,孩子不管。大人开会时,连队的孩子在另一个地方,那地方叫托儿所。有三个阿姨管着三十多个小男孩小女孩。三个阿姨中有一个是所长,是雷队长老婆。除了所长外,另两个阿姨经常换。雷队长说换谁就换谁,所长说换谁,也能换谁。托儿所像是他家开的,托儿所炸油条,孩子只能一人吃一根,剩下的,雷队长老婆晚上全端回家了。都知道,都不说,说了也没用,谁还去说呢。 nnn新疆文学网
            四岁的孩子不懂事,可也能干点事了。这会儿,在托儿所,一溜孩子站在大条桌前吃包子,萝卜馅,没有肉也没有油。馅子吃到嘴里是苦的。苦得好多孩子咽不下去。二宝也咽不下去,转过脸看阿姨。阿姨大吼,快吃。阿姨一转身,二宝马上把包子馅倒在桌子下面,光吃那张白面皮,这么着,一会儿就吃了六七个包子。队长老婆转来转去,看着孩子吃。看到哪个孩子不往下咽,就敲哪个孩子的脑袋。别的阿姨不敢敲孩子脑袋,队长老婆敢。二宝脑袋没挨敲,因为他一直在大口吃着没馅的包子,却没有被发现。 nnn新疆文学网
            一个人一生都会干很多事,有好事,也有坏事。这个事,大约是二宝这一辈子干的头一件坏事了。很多年以后,二宝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作家,可他老想起在1960年冬天,包子皮和包子馅的事。就像是二宝的母亲阿玉,也会在白发苍苍时,不断地想起这一年的一些事。 nnn新疆文学网
            念完了名字,雷队长说谁要是有困难,不想去,可以来找他。知道不会有人来找他,也得这么说。这就是干部。两年前,有一个人找他,说是有腰疼病,不能干重活。看能不能换一个去修水库。雷队长说行啊。结果这个人被派到了山上伐木头,到现在还不让回连队。想找个女人结婚,都没机会。雷队长最看不上这样的人。困难,什么困难,当年我们打江山,命都敢舍,现在吃点苦都不愿意。开大会时,雷队长常说他和马步芳的匪徒拼刺刀的一段,说一个村子出来两个兄弟全死在战场上了。他还活着,他还会在乎什么,还会怕什么,什么也不怕,用他的话说,没什么他想干的事,他不敢干的。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 

          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939号

           技术:果树巷
          乐橙lc8旗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