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作家张龄元作品自选集(三)

          作者: 张龄元
          字体:
          时间:2015-01-16
          来源: 本站原创
          关注:121870

           444新疆文学网

          傻傻的童年
          童年是一副多姿多彩的水墨画,画中有我们无忧无虑的生活;童年是一杯清香四溢的普洱茶,茶里有苦有甜,耐人寻味;童年是一首美丽动人的小诗,诗里有我们天真烂漫的童趣;童年是一段悦耳动听的歌谣,歌谣中有我们美好温馨的憧憬......
          记得那是一个冬天,窗外飞舞着片片雪花,慈祥的冻爷爷给院里的每棵树木都披上了纯白的棉衣,有些树的枝头还开出了一朵又一朵洁白的"冰花",好像在庆贺着这银装素裹的冬天的到来。"啊,作业终于写完了!"我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睛往窗外瞟了一眼,"下雪了!"我欢呼着,跳了起来,我赶紧穿衣服,戴手套,一边穿一边哼着小曲儿。要知道,这可是这个冬天下的第一场雪啊!我蹬上鞋子就往外跑。我已经按捺不住了,竟在半路中摔了一跤!不过这没关系,要在平时我早就哇哇大哭了,可今天心情大好,所以爬起来就行了。我继续往前走,哎,那不是杭心悦吗?!她正在堆雪人呢!我捏了个雪球猛地向她背部扔去。呦,那雪球刚好砸到她背上,我捂着嘴偷笑。她发现了我,嘴角浮起一丝不怀好意的诡笑,那神情好像在说;"哼,你敢扔我!"我一看,大事不妙,连忙东躲西藏。不出我所料,过了一会儿,果然一个"巨型炮弹"向我扔了过来。呼,还好我跑得快,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吶!我们一会儿打雪仗,一会儿堆雪人,玩得不亦乐乎。也不知道我们玩了多久,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该回家了。我临走时,为了留个纪念,我捏了一个小雪人。"把小雪人带回家带回家吧!外面多冷啊!让它到我们家暖和一会儿!"我喃喃自语道。一路上用手套包着小雪人,生怕它会冻着。我的小脸儿冻得通红,但却一点儿也不冷。我跑啊跑啊,但却没有感觉到小雪人正在一点点地融化。一回家,我连鞋子也没顾得上脱,就把小雪人放在了窗台上。望着小雪人的笑脸,我也笑了。
          我正看着电视,突然想起了我的小雪人。我跑过去一看,窗台上只剩一滩水了。我呆住了,接着就大哭起来。我的哭声换来了妈妈,妈妈问我怎么了,我指着窗台,哽咽着说:“小,小雪人......”妈妈好像明白了什么,拍拍我的头说:“小傻瓜,雪遇热会融化的,小雪人的家在雪堆里,它和我们是不一样的!”听了妈妈的话,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夏天过去,秋天过去,冬天又来了,小雪人又来了,欢乐时光却一去不还了。让雪人取暖的傻事,我也不会再做了。可我是多么想念欢乐的童年生活啊!我对自己说,把它们写下来吧。就这样,我写了这篇作文。
          我静静地想,慢慢地写,又看见雪花下的一个个小雪人,又听见北风咆哮的呼呼声。欢乐终于重临于我的心头。

           444新疆文学网

           
          2014年暑期游览江布拉克景区+(7).jpg
           
          风 和 桨
           
          “爸爸是船,妈妈是帆,载着小小的我,驶向金色的彼岸……”这首童谣我们早已耳熟能详。可是今天,我要把它改一下:“爸爸是船,妈妈是帆,姥姥是风,是桨,大家齐心协力,才能载着小小的我,驶向金色的、胜利的彼岸……”
          姥姥,中等个头,体态微胖,略显黝黑却始终挂着和蔼笑容的面庞上嵌着一双深邃明亮的眼睛,格外有神。可以说,她为我们这个家操尽了心。她那一双布满老茧的手和脸上网着沧桑的皱纹就是证明。正是这样一个老人,让我心底时时涌起对她的崇敬之情。
          记得去年10月底的一天,那天下午天气突变,飘起了鹅毛大雪,每一棵树上都开出了美丽的“冰花”。许多人都打着雨伞,戴着帽子,等着接孩子。在人群中,我看到一个矮小但在我眼里却显得那么不平凡的身影。啊!姥姥,那是姥姥!姥姥披着一件衣服,浑身上下都是雪,远远望去,俨然一个雪人。这时,我们班的路队长一声令下:“解散!”我就欢呼着扑进姥姥温暖的怀抱。姥姥攥了攥我的小手,说:“怎么这么凉啊!”姥姥赶忙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给我裹上。那件外套虽然不是很厚,但我的心中却感受到了爱的温暖。而姥姥则一路搂着我打着哆嗦回了家。我的心暖了,姥姥的手却凉了。那时,我知道了:姥姥并不是不冷,而是想让我更暖和一些啊!
          还有一次过年,妈妈给姥姥买了件新衣裳。姥姥试了试,真洋气!可不知怎么,姥姥对衣服并不感兴趣,还唠叨着:“有衣服还买新衣服,真是的,乱花钱!”姥姥说完,脱掉那件挺合身也蛮漂亮的衣服,回到自己房间把它叠好,抚摸着那件衣服,好像在与它告别。我很奇怪姥姥的这一举动,问:“姥姥,你在干什么呀?”姥姥一看我来了,连忙把衣服装进袋子里,用“没什么”、“嗯啊”之类的话搪塞过去,然后径直朝客厅走去,把衣服还给了妈妈:“太小了,我不穿。”妈妈只好退掉了那件衣服。其实,我早已明白,姥姥不是不喜欢新衣服,而是让我们省省钱,节俭一些啊。
          那一回,姥姥做了一盘香喷喷的红烧鱼。我刚坐到餐桌上,碗里就有好多鱼肉了,而且块块鱼肉都没有刺。我很高兴,也不问是给谁的,就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正当我吃得津津有味时,我发现姥姥正坐在沙发一角背着我们吃着什么,是山珍海味?对,就是!我跑过去,左看右看,姥姥东躲西藏。最后,姥姥实在招架不住了,才不躲了。我欣喜若狂。但我夺过饭碗定睛一看,我便傻眼了——姥姥的碗里却是人人都不爱吃的鱼头啊!顿时,我用一种异样的目光望着姥姥,我的心里涌满了愧疚。这时,我真地感到我比姥姥矮了许多。我赶忙把鱼肉夹给姥姥一块,低声说:“姥姥,你怎么吃这个呀!”姥姥却平淡地一笑,把我夹给她的鱼肉又夹回我的碗里,说:“我不爱吃鱼肉,爱吃鱼头。”我望着姥姥,眼睛不禁湿润了。但我为了不影响全家人吃饭时的气氛,尽量不让泪水流出来。姥姥,你哪里是爱吃鱼头啊,你这是宁愿自己含辛茹苦而全心全意让我们健康成长的爱心呀!
          时光在流逝,姥姥的双鬓白了,头上也隐隐现出丝丝缕缕的银发。脸上的皱纹也更多更深了。她的腰弯了,走路速度也慢了许多。望着姥姥日渐苍老的面容和身影,我深深感到,姥姥她,老了——我们在一天天长大,姥姥却一天天变老!是啊,我知道人都会老的,但如果没有姥姥为了抚养我们的含辛茹苦,她哪能衰老得这么快呀!
          “爸爸是船,妈妈是帆,载着小小的我,驶向金色的彼岸……”可是,如果没有姥姥这阵风,这双桨,我们还能驶向金色的彼岸吗?!
          (已发在新疆巴州《楼兰》杂志)

           444新疆文学网

          444新疆文学网

           444新疆文学网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 

          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939号

           技术:果树巷
          乐橙lc8旗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