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来自农一师监狱管理局的报道

          作者:亦 斌
          字体:
          时间:2010-08-17
          来源:本站原创
          关注:1219420

          壮歌行jjj新疆文学网
          黄沙半卷犁,铁水浸霜寒。jjj新疆文学网
          赤诚心犹在,残病抱余生。jjj新疆文学网
          孤枕边城月,热胆猎朔风。jjj新疆文学网
          莫问人间事,壮歌笑泪中。jjj新疆文学网

           在肃寒的天气中提起笔来,心里却荡激着难言的沉郁和难言的感喟。写下此诗,是因为一群在大漠中默默守望的人——农一师监狱人民警察。有如大漠中的胡杨,看似卑微却执大美而无言,春天一身青绿,秋来一身金黄,耀出不张扬的色彩与厚重。它的平凡,它的艰难,它的悲壮,它的慷慨,甚至它的无奈都存在于天地大美之中。这正是平凡的境界。在此,特借用路遥先生《平凡的世界》之书名来记下平凡的感动。jjj新疆文学网

          花桥的故事jjj新疆文学网
          临去花桥监狱前,农一师监狱管理局政治处的周慧玲主任向我们提到了一件事,说花桥监狱的政委向新辉,写下了名为《胡杨泪》的长篇通讯,追忆匆匆离去的战友。这篇报道在《塔里木报》上刊登后,引起了不小的反响,泼辣能干的周主任告诉我们,这不仅引起了社会的关注,还引起了师里的注意,兵团监狱民警的真实生活应该让更多的人了解。新时期执行着国家任务和神圣职责的特殊职业被广为宣传和报道,如公安干警、检察机关、人民法院;因为这些职业关系到社会稳定、人民幸福,可以说,他们的职业形象已深入人心。同为司法战线的兵团监狱走过了一条前人从未走过的道路。这是一条为国分忧的布满荆棘的道路,也是一条无尚光荣的道路。作为兵团监狱的典型代表,农一师监狱众多,身处戈壁荒漠,遣疆的罪犯多为内地的重刑犯、惯犯、顽危犯,其中不乏抗改造尖子、反改造尖子。同时,依托团场的特殊体制,野外劳动改造的格局,现实的制约使他们面对的生存环境无比严酷,惩罚与改造罪犯的任务无比艰巨。然而,他们的工作生活似乎暌隔在一个理性和情感的禁区,他们的内心世界更有如一片人迹罕至的地方,少有人涉足。jjj新疆文学网
          民警中流传着许多耳熟能详的打油诗和顺口溜,许多不善言辞的民警张口就来,因为这就是自己每天都要温习的功课和真实的心境,“坐在火山口,守着炸药库”、“两眼一睁,忙到熄灯”、“在岗一分钟,警惕六十秒”、“冷落了妻子,耽误了孩子”等,这些看似自嘲与自谑的话语却渗透着辛酸的意味。花桥的故事似乎是难以理解的,因为理解它必须要超越一些常人的生活界定。jjj新疆文学网
          黄德华是花桥监狱三监区的教导员,在三监区工作已有10年的时间了。当初是当兵来到了新疆的黄德华,圆圆的脸上有一双温和机敏的眼睛,他用夹带着的南方口音说,在监区这么多年,有时真想跑到空旷的地方大声叫喊一通。他那南方余音重复着“真想,真想”两个字,似乎是想把这两个字吃进喉咙里咽进肚子里。但是,这个小小的发泄一下的企图却始终未能付诸行动。面对复杂的犯群,和一线民警队伍,他只能克制自己,他知道,自己的表率作用一刻也不能松懈。黄德华的爱人是一位军垦后代,年轻时,照顾孩子,里里外外的体力活都是爱人一个人挑,爱人也常埋怨他,说找个监狱人民警察,家就像个旅社,住一晚就走了,什么事也指望不上。黄德华说,要想找个能常陪你的不如找个种地的。赌气的话背后是对妻子的愧疚。其实,黄德华心里清楚,妻子的主要压力,是对他的担心。一是担心安全问题,整天和一群罪犯打交道,能不让人提心吊胆吗?二是担心丈夫的身体健康,黄德华的心脏一直不好,妻子几乎每天都要打电话问问,时间长了,妻子都有心脏病了。逢年过节,家里基本上只有妻子和女儿,因为过年过节,是罪犯情绪波动最大的时候,干警们常常放弃和家人团聚,和服刑人员在一起,与他们唠家常,稳定他们的情绪。这时,大家的心里惟一的想法就是监管安全别出任何事,妻子、家人只能放在一边。惟一的补偿就是把工资都交给妻子,让她们买些好吃的。监区民警的作息基本上是早晨七点就进监房,晚上十二点才能休息。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工作量,到了晚上,常人都能睡个安稳觉,干警们却满脑子都想着监区的事。长期普遍的失眠加上野外监管、劳作的风吹日晒,许多干警都显得比同龄人苍老。jjj新疆文学网
          2007年4月,黄德华再一次目睹了自己的战友倒在自己身旁,离开心爱的工作岗位,他的心里憋闷难受得说不上话来,挂了一个月的吊针才使心脏状况缓和下来。可是没过多久,三监区又一位年轻的干警因公殉职,留下了一双儿女和没有工作的妻子,老父亲也失去了自己惟一的儿子。当监狱领导见到这位老军垦时,老人眼噙热泪,四只手紧紧握在一起,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几年间,先后几位战友的离去,让干警们变得更加沉默,更加坚忍负重;他们只有争取更好的成绩,来告慰地下的战友。黄德华对我们说了一句话:表彰会可以不参加,但追悼会一定要参加,因为这会让大家更懂得珍惜,更懂得珍重。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文明上网禁止发布反动淫秽言论 注册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坛动态 | 兵团纪实 | 交通事业 | 地州传真 | 农田水利 | 西部双拥 | 医疗卫生 | 精彩散文 | 女性风采 | 科技园区 | 精彩诗歌 | 时代民政 | 农林畜牧 | 国内理财 | 纪实文学
          关于本站(新疆文学网) - 新疆文学 - 广告服务 - 《新疆人物》电子杂志- 版权申明 - 教师专题 - 联系我们【杨守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西虹路36号 邮政编码:830000 投稿|投诉邮箱:xjbgwx@126.com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电话:0991-4549691 18139609136 版权所有·新疆文学网 中文域名:新疆文学.com   ICP备案:新ICP备17000141号 

          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939号

           技术:果树巷
          乐橙lc8旗舰